您当前的位置 :东北网汽车 > 汽车新闻 > 播报 正文
“有位购车”是为地产商和车位拥有者做“促销”
2015-06-10 11:21:13     作者:     来源: 光明网     主编: 赵垚

  本期光明网理论学术动态导读关注超越“四个全面”、“有位购车”、“一带一路”建设、多党合作制度、破解人口“流动难题”、边疆治理等话题,欢迎网友踊跃参与讨论。

  【任远:“四个全面”是治国理政整体推进的体系建构】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撰文指出,“四个全面”本质上是治国理政整体推进的体系建构,包含了当前时期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发展的基本支柱。在当前时期治国理政整体体系的建设中,首先需要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治国理政的整体体系建设着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阶段目标,实现人民群众的幸福、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保障人民群众的权利,需要深化改革、依法治国、从严治党才能实现。第一,通过充分发挥社会力量,依托人民群众的公共诉求和公共行动才能推动全面深化改革。第二,通过充分发挥社会力量,依托人民群众的公共参与和权利维护,才能保证全面依法治国真正实现人民公共利益、真正保障社会群众的合法权利。第三,只有充分发挥社会力量,依托人民群众的民主监督和热情拥护,才能保证从严治党的长期效果,并保证党的建设的人民性。

  摘编自光明网

  【刘文静:“有位购车”无异于为地产商、车位拥有者和停车场做“促销”】

  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文静表示,“有位购车”这个规定没有合理性。其本质上是设定行政许可,将自备车位作为准许购车的前提条件。这样的规定不合理之处在于,公民购车时是否购买车位,属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自主决定,以及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事项。如果出台‘有位购车’的地方性法规,会遭到市民的激烈反对,也无法实现政府所宣称的目的。机动车牌照限制发放、限制外地车辆进城等不公平措施,国内一些大城市都尝试过,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都是越限越多,此次‘有位购车’无异于再次为地产商、车位拥有者和停车场做‘促销’。

  政府当务之急是大力发展快速便捷的公共交通,方便市民出行;中期目标应当是根据车辆和人员的流动情况考虑调整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地理位置布局,缓解通勤压力;对于北京来说,长期目标应当是简化首都的功能,弱化其“中心”地位,减缓城市膨胀速度。

  摘编自《检察日报》

  【林毅夫: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能搞一拥而上、一哄而散】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林毅夫建议,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应着力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一是“一带一路”建设应科学统筹布局,沿海各省市之间要各自发挥比较优势,实现错位发展,避免无序竞争。二是要坚持市场导向、政府支持、企业自愿的原则,尊重经济规律,不能搞一拥而上、一哄而散。三是政府推动并出资,与沿线相关国家谈判协商建立产业园区,为中国企业抱团走出去创造条件,避免个别企业单打独斗地走出去所面临的不利局面。四是加大对中国企业、中国品牌和中国产品的推广,坚决打击各种假冒伪劣产品和侵权行为,树立中国产品和中国产业形象。五是整合各种资源,优化政府服务体系。首先是要建立政府服务平台,通过我国驻外使领馆、投资贸易促进会以及各种商会,提供企业所需要的市场信息,避免企业因信息不足而出现裹足不前或蜂拥、盲目。六是充分利用股权投资、兼并重组等方式积极收购国外企业和知名品牌。七是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打造网络“海上丝绸之路”,拓宽经贸途径。八是积极推进政府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完善促进“一带一路”发展的“软环境”,在通关、融资、资本市场、保险、法律保障、人员往来以及财税政策等方面进行必要的改革和调整,对走出去的企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给予适当的政策法律扶持。九是加大相关教育投入,为走出去的企业培养一大批经济贸易、金融财会、法律、海事、外事及技术人才。

  【孙信:多党合作制度是我国政治格局稳定的重要制度保证】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统战理论教研部基础理论教研室主任、中国政党制度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教授孙信撰文指出,政局稳定是现代化国家普遍面临的一个难题。政党制度往往对政局稳定产生决定性影响。我国的政党制度是我国政治格局稳定的重要制度保证。

  从政党制度结构上看,我国的政党制度既不是一党独揽,也不是多元竞争,而是把核心一元与结构多元有机结合起来。这种核心一元与结构多元的特点,既保证了各政党、各阶层及其他社会群体充分表达利益诉求和进行有序政治参与,又保证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和对国家的有效治理,从而使政党制度产生了强大的向心力和聚合力,具有超强的稳定性。从政党关系上看,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的关系不是执政党同在野党或反对党的关系,而是执政党同参政党的关系。这种和谐的政党关系,决定了政党之间不会为争夺政权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互相拆台,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内耗;决定了不会出现各个政党轮流执政的局面,因而避免了政治危机中经常出现的政局不稳、政权频繁更迭、社会秩序混乱等现象;决定了不会出现一个政党政策以否定另一个政党政策为目的的情况,使国家政策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从社会整合上看,我国的政党制度,可以通过意识形态整合,凝聚共识,使各政党和无党派人士团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伟大旗帜之下;可以通过政治资源整合,把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智慧和力量凝聚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上来;可以通过利益关系整合,正确处理和协调利益矛盾,特别是新老社会阶层之间的矛盾,凝聚人心,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创造一个安定和谐的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

  摘编自光明网

  【刘玉照:引入横向协同治理思想,破解人口“流动难题”】

  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刘玉照认为,特大城市郊区基层治理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对“流动性”的治理。无论是外来流动人口,还是市区导入人口,包括城市化过程中的失地农民,他们相对于原来的治理架构,都属于新“导入”的群体。这些大规模的导入人口,往往具有规模巨大、人员结构复杂、转型期十分漫长、持续处于流动当中等几个方面的特点。他们的“流动性”给基层治理带来的难题,具体表现:首先是治理资源在短期内很难到位。其次是治理架构不适应。第三是治理理念过于传统。

  为了解决顶层设计面临的信息难题和流动治理难题,一方面需要加强郊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更需要引入横向协同治理的思想,通过培养基层干部队伍横向谈判的能力,在以下三个层面做出努力:1.在可操作的层面划清导入地与导出地政府的权责关系。2.形成对“流动”进行治理的协同治理能力;只有解决了流入地政府与流出地政府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并且在两个政府之间形成一个持续的横向谈判机制,才能在流入地政府与流出地政府之间形成一种对“流动”进行治理的协同治理能力。并且他们还可以通过对“治权”的交易,减少治理成本。3.充分调动导入地政府和导入群体内部的资源,参与导入群体的治理。

  摘编自《文汇报》

  【周平:边疆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短板】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的边疆及边疆治理理论研究”首席专家、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云南大学教授周平指出,在历史上的边疆治理即王朝国家的边疆治理中,边疆治理都是围绕着核心区的治理而展开的。边疆的治理水平和发展总是低于核心区,边疆的衰弱和边疆危机不时发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按照民族国家的制度要求调整了对边疆的看法,加强了包括开发和建设在内的边疆治理。但是,在整个国家治理格局中,边疆治理受到重视的程度远远不够,边疆治理在国家治理中长期处于从属地位。

  受制于各种主客观因素,边疆治理总体上处于滞后状态。因此,从国家总体发展来看,边疆的薄弱明显存在。这样的状况,不仅制约了国家整体实力的提升,而且还会引发更多的问题:一是不利于国家领土主权的巩固,甚至有可能导致国土被他国蚕食;二是多发的社会矛盾与民族矛盾纠缠在一起,边疆日渐增多的矛盾和冲突已经影响着国家的整体稳定;三是不能有效地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限制了中国影响力的生成和发挥;四是影响了国家地缘政治战略的实施,不利于中国全球战略的构建。因此,从国家发展总体战略的角度来看,边疆已经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短板。

  摘编自《光明日报》

主编:马冀 TEL:13895795858 责任编辑:赵垚 TEL:13654547652 QQ:172542749